2019年 10月 09日 星期三
您的位置: 威廉希尔主页 > 电子新闻 >

灯下集哲学与电子遊戏苏昕仁

来源:未知     作者:威廉希尔     发布时间:2019-10-07 11:40         

  哲学书籍一般说来不易阅读,接受上份属小众,若看过王朔小说《顽主》或改编自此作的同名电影,会体会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市民大众对哲学等文化书籍的热衷,它们成为街头巷尾的时髦话题,连社会小青年也能张口就来,谈一些尼采、弗洛伊德。其实文化热虽然令人怀念,可到底不是常态,把哲学功利化、简单化也绝非我们所喜闻乐见。但话说回来,我并不认为哲学书籍就该尽是玄言奥义、让人看不懂绕上许多弯子,好的哲学有清晰的问题背景、对象、思考理以及缜密鲜明的阐述;而我们读哲学的时候,更要用具体的例子去消化複杂的概念,使其能够应用到日常生活。

  近来恰好就读到一本不错的哲学“入门书”,是由英国学者戴米安.萨顿和大卫.马丁─琼斯合撰的《德勒兹眼中的艺术》,德勒兹是二十世纪最重要的哲学家之一,他的哲学体系并不简单;两位作者颇为谦虚,对德勒兹几个重要观念结合自己的研究兴趣加以消化,仅希望成就一本德勒兹的“阅读指南”或新思想者的“一个跳板”。但我认为他们的写作清晰明彻,分析精道,特别是所使用的案例都是电子遊戏、互联网、电影、电视剧等大众感兴趣的材料,比如用来阐述德勒兹“解域/再建域”的《侠盗猎车手》就是我过去最热爱的遊戏之一,这样的一本书确是入门的不二之选。

  这本书把目光集中在德勒兹的三个关键概念即“块茎”、“生成”、“绵延”,藉此引导人们对德勒兹的阅读。且就“块茎”略说一二。主导着现代生活的思维模式,是一种强调关係、製造等级体系的思维模式,德勒兹用“树”来比喻:树有因(种子)才有果(生根发芽结果),而它本身从根茎到枝杈就像是一个谱系结构或等级体系,树单独存在着,成为主体或单一事实,而后用周围不是树的部分来定义他者。德勒兹和瓜塔里就此提出另一种“块茎”思维模式,他们认为事物是由诸多不同要素构成的组合关係所生成,并不存在单一的起因,也不能把树看作单独的存在,任何事物都是块茎,块茎既无开端也无终结,只有中间状态(),它从中生长,又蔓延开去。儘管德勒兹认为“树”也是“块茎”的一部分,但两种思维模式是相互补充的。

  德勒兹用来阐述事物发展变化的概念“解域/再建域”,即由“块茎”思维发展而来。事物彼此接触,比如黄蜂和兰花,二者发生了自身的“解域”(组成关係网络产生变化),而后各自又发生“再建域”:兰花使黄蜂与之“交配”,而黄蜂在和不同兰花接触时,实际上是帮助其授粉、繁殖,把一朵兰花的花粉带到另一朵兰花那裏。所以本来互为异质的兰花和黄蜂就形成了(新的)块茎。任何事物都是块茎,它本身含有内在的不确定性,也就拥有製造巨变的潜能。

  一个事物究竟处在解域还是再建域阶段,是基於我们观察角度的不同。比如在《侠盗猎车手》中,人投入遊戏角色,解域包含对整个城市的探索开发,也包含那种越出现实身份而出来的、在遊戏裏过另一种生活。可解域总是伴随着再建域,儘管角色试图避免被或,可他的“城”又是封闭的,且更有趣的是,研究者认为,这款遊戏的再建域体现为输出了一种汽车的意识形态,而美国在二十世纪早期正是借助后者建立起了工业化大生产、大量消费的福特经济体系。阅读德勒兹的思想对於我们无疑就是一种解域,可宝贵的是,它令我们对再建域既带有的眼光又充满了期待。

      威廉希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