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07月 30日 星期四
您的位置: 威廉希尔主页 > 电子新闻 >

朝鲜游亲历:回酒店前朝鲜导游让我拍一段国外

来源:未知     作者:威廉希尔     发布时间:2020-07-30 12:24         

  一批批游客带着好奇心前往朝鲜,离开时心情各不相同。不过无论如何,这个国家的神秘感正在被游客们消解,这对朝鲜籍导游明东浩(化名)来说是件好事。

  平壤的夜晚很黑,我看不清他的脸。只见他穿着白衬衫,系黑领带,披一件黑色风衣,手提黑皮包。他中文说得很好:“欢迎来到朝鲜!我是你们的导游。”

  直到上了旅游大巴,我才借灯光看清了明东浩的脸:单眼皮、高鼻梁、方脸——这是典型的朝鲜族男人长相。

  依朝鲜,游客不能脱离旅行团行动。除了专门接待外宾的商店、饭店的工作人员,明东浩几乎是唯一一个我们能接触到的朝鲜人。实际上,直到离开朝鲜那天,他几乎无时无刻不在我们身旁。

  9年前明东浩刚做导游时,几乎每天只能枯坐在单位,反复地温习那些鲜有人问津的旅游线。如今,他送走一个旅行团,马上就能接手一个新的团。他想抓住所有这些交流的机会,因为,他有太多的事情想做,太多的东西想看。

  明东浩的请求让我们很惊讶。追问之下,我才知道,导游房间的电视线与我们不同——我们可以看六七个频道,包括多国的;他们则只能看唯一一个本地频道。而这个本地频道,不会播报他想要看的那类新闻。

  一分多钟的新闻视频很快就播放完了,他似乎不太满意,砸了咂嘴,没有说话。但他的注意力马上又被我同行友人的手机屏幕所吸引。

  “你在看什么?给我看看!”明东浩突然发问,语气急切。正在手机上看美剧的同行者有些被吓到,以为在朝鲜不能看美剧,慌忙收起手机。

  那天,我们从平壤出发,前往位于朝韩边境的开城。在大巴上,明东浩突然问我们:“你们去过韩国吗?呃,我是说,南朝鲜。”

  明东浩告诉我,18年前他高中毕业后参军,服役5年后,获得进入平壤旅游大学学习的机会,主要学习中文与其他相关知识技能。顺利毕业的他加入旅行社的中国部,成为一名专门接待中国游客的导游。

  导游在朝鲜是一份相当光鲜的工作。除了国家分配的粮油、水电和住房外,他们一般每个月还享有约合人民币1千余元的额外补贴。在物价较低的朝鲜,这笔钱并非小数目。

  跟团的中方导游压低声音告诉我,明东浩“可有钱了”,家中存款至少可以“在上海买套50平方米的房子”。我向明东浩投去求证的眼神。他笑了笑,不置可否。

  无论如何,导游们确实看起来更,穿着也更时尚。女导游更是个个妆容精致,有些人甚至背着PRADA、GUCCI等国际一线奢侈品牌的皮包。

  明东浩向我解释,近些年来,朝鲜人能买到的进口商品越来越多,这些“外国包”都是在边贸城市新义州买的。

  很快就到了回国的日子。大巴一早从酒店出发,向平壤火车站开去。也许是被离别情绪感染,明东浩干坐着沉默不语。

  平壤市区并不大,大巴很快就开到火车站附近。明东浩突然起身走到中方导游身旁,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盒子,两人窃窃私语。

  “血糖试纸,给我妈妈用的。”明东浩对我解释,“我让胖导下次给我带几盒。”他的母亲患有糖尿病,需要时常监测血糖。早前,他已托中方导游从中国代购血糖仪,而血糖试纸属于易耗品,还须定期购入。

  中方导游犹豫了一会儿,点头答应。立刻,那个健谈的明东浩又回来了。他回到座位拿起话筒,向游客们致了告别辞,还用中文唱了一曲《啊,朋友再见》。经典老歌的感染力很强,大巴车上响起了合唱声与充满节奏感的掌声。

  “以后再来朝鲜玩,要是还是我带团,那我们还能见面。”明东浩拍了拍我的肩膀,说,“朝鲜现在发展得很快。你下次来的时候,也许平壤就会和上海一样发达了。”

      威廉希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