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08月 12日 星期三
您的位置: 威廉希尔主页 > 电子新闻 >

新闻资料:非组织的兴起与概念界定

来源:未知     作者:威廉希尔     发布时间:2020-08-12 08:16         

  非组织是英文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s的意译,英文缩写NGO。一般认为,非组织一词最初是在1945年6月签订的联合国宪章第71款正式使用的。该条款授权联合国经社理事会“为同那些与该理事会所管理的事务有关的非组织进行磋商作出适当安排”。1952年联合国经社理事会在其决议中将非组织定义为“凡不是根据间协议建立的国际组织都可被看作非组织”。在当时,这主要是指国际性的民间组织。

  在这之后的十多年里,非组织本身的活动以及它们同联合国的关系都处在较低的水平,没有多少实质性的发展。一直到1968年,在联合国经社理事会通过的1296号决议中,了联合国同非组织关系的法律框架。该决议肯定了非组织的范畴,同时允许非组织在联合国经社理事会以及联合国体系中的其他机构中获得咨询地位。自此以后,非组织的活动被有意识地、越来越广泛地引入了联合国体系的运作。

  在联合国经社理事会中,专门设有一个非组织委员会,负责审核批准接纳非组织,认可它们在联合国的咨询地位和观察员身份。非组织委员会有权要求在经社理事会注册的非组织提交书面陈述。获得经社理事会中咨询地位的非组织,有权以咨询者和观察者的身份出席经社理事会议并参加联合国的各种会议,并有权在会上作口头发言和书面发言,它们还可以应经社理事会的请求提供各种形式的咨询。

  联合国1296号决议,非组织如要在经社理事会中得到咨询地位,首先应致力于联合国经社理事会及其附属机构所关注的问题,如国际经济、社会、、文化、教育、卫生保健、科学、技术、主义和,以及其他一些相关的问题。这些非组织的旨与,不得同联合国宪章的、旨以及原则相抵触。它们应支持联合国的工作,有关联合国所遵行原则的知识。在经社理事会享有咨询地位的非组织,必须要有一定的代表性和国际性,应具有代表其发言的权威。这个决议还,非组织如要在联合国注册,其组织必须以的方式参与组织活动,应有决策机制,应具有责任机制的安排和决策过程的透明度。这些非组织必须向联合国提交其预算和资金来源的资料,资金来源应公开,任何来自的资助都必须向经社理事会非组织委员会报告。该决议还鼓励同性质的组织组成国际性联盟,以便能更好地在联合国与非组织之间发挥一种纽带传送作用。除经社理事会外,联合国的公共信息部也制定了一套与非组织保持关系的,允许非组织在公共信息部享有咨询地位,侧重于发挥非组织在信息方面的作用。

  1996年,联合国经社理事会通过的1996/31号决议对联合国同非组织之间的咨询关系再次作了。1968年决议只承认国际性非组织,而1996年决议则进一步承认了在和各地区活动的非组织。允许和各地区的非组织以自己的名在经社理事会发表意见,而不必像以往那样必须通过在经社理事会里有咨询地位的国际非组织去间接地表达自己的主张。该决议要求非组织支持联合国的工作,加强了经社理事会非组织委员会的作用,并为非组织参加联合国组织的正式国际会议及会议准备阶段制定了规则。经社理事会在其1996年的297号决议中,决定提请联合国大会审议非组织全面参与联合国工作的问题。

  世界银行则把任何民间组织,只要它的目的是援贫济困,穷人利益,,提供基本社会服务或促进社区发展,都称为非组织。

  非组织围绕着联合国体系的各次国际会议所建立起来的联系机制,是从20世纪70年代初开始形成的。在联合国召开国际会议的同一时间和同一地点,举行同样议题的非组织国际论坛,组织参与和影响联合国决策的一种重要方式。与联合国的国际会议平行的非组织国际论坛,第一次是在1972年人类大会期间召开的,以后成为惯例。如1992年里约热内卢的与发展大会,1994年开罗的人口与发展会议,1995年的哥本哈根社会发展会议,1995年的世界妇女大会,1996年伊斯坦布尔的联合国第二次人类住区大会等。

  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联合国体系内的各间国际组织也在进行组织和职能方面的调整,努力发展同非组织的联系和合作机制。在联合国体系内,有20多个间国际组织致力于各类发展事业,如世界银行、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国际开发协会、粮农组织、世界粮食署、联合国规划署、农业和发展国际基金、世界卫生组织、联合国儿童基金组织、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另外还有一些较小的组织。这些组织的是,其活动受决策的支配。联合国体系内的这些组织,有的设有专门的部门处理与非组织有关的事务,如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下设有非组织会议,世界银行设有非组织—银行委员会。还有一些联合国机构与特定的非组织有着经常性的密切联系。如在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与志愿机构国际委员会之间,在联合国人类居住中心与住区国际联盟之间,联合国规划署与联盟中心之间。世界卫生组织和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也通过各种方式同非组织合作,联合国志愿者署在亚非拉的许多国家积极支持非组织和社区组织的组织建设。

  可见,近二三十年来,非组织一词在国际活动的各领域里得到日益广泛的使用。但是,在很多情况下,人们对非组织一词的理解还是不太一致,在这里作一些必要的。

  首先,非组织的本意只是指不是的组织,其实质意思在中文里面与之最相应的是民间组织。非组织不仅是指联合国体系所认定和接纳的民间组织,还包括其他各种民间组织,特别是在国际场所活动以及有较多国际联系的民间组织。目前,有2000多个非组织在联合国经社理事会享有正式的咨询地位,有1500多个非组织同联合国的公共信息部建立了正式的工作联系。在2002年联合国在南非召开的世界可持续发展全球会议上,有3500多个非组织获得了与会的资格。除此之外,在各个国家、各个地区以及国际领域,还有数目众多的各种形式的非组织。单是国际性的非组织,目前就有约40000余个。但是,这些被纳入统计的非组织,一般都是具有地位的、有公开的组织章程以及透明的财务管理的民间组织。诸如非法的组织或者地下的等都不属于非组织。教组织和政党通常也不被看作组织。

  其次,非组织虽然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表示,但它们在代表方面有很多局限性。非组织是民间社会的组织,其公开的和价值观,可以是公益性的,或者是服务于特定的人群。但在现实生活中,非组织能否真正代表,以及在多大程序上能成为的代表,是很不确定的。如果一个非组织是由其实行管理的,那么充其量,该组织只具有代表其组织的利益和愿望的授权。由于很多非组织并没有健全的管理,个别领导人往往能对其起支配作用,况且、资本等各种力量是一些非组织建立和维持的主要推动力,所以,尽管非组织的确可以反映某种来自民间的呼声,但对其是否反映某种真实的以及在多大程度和范围反映,却是要作具体分析和判断的。

  非组织(NGO)这一概念主要是指“处于与私营企业之间的那块制度空间”。它是现代社会结构分化的产物,是一个与其他非制度不断趋向分离过程中所衍生的社会自组织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

  萨拉蒙和安海尔在综合比较研究的基础上,提出了非组织所具备的五个特征:组织性、民间性、非营利性、自治性和志愿性。学者王绍光在此基础上又提出了第六个特征,即公益性。其中公益性和非营利性是区分非组织与利益集团的最重要区别。

  与追求特属于本集团的、其利益具有强烈排他性的利益集团不同的是,非组织从事的是社会公益事业,提供的是公共物品,其涉及的领域也相当广泛,包括、社会救济、医疗卫生、教育、文化等领域。

  说非组织具有民间性和自治性,只是意味着这种组织在体制上于,它们不属于建制的一部分,也不直接受制于权威,但并不意味着非组织与或不发生任何关系。事实上,同利益集团一样,非组织也时常介入,力图影响有关政策,只不过它们通过参与传达给的政策意愿的性质具有某种公益性罢了。由于非组织自身的非营利性特征,其活动的资金来源若仅仅依靠志愿者的主动捐助是远远不够的,而且这些组织本身的资金动员能力相当有限,而在动员资金方面的特殊优势使得它称为各种非组织财力上的主要依靠对象。

  非组织为了动员和各种社会力量对其所从事的公益事业的财力和上的支持,往往通过各种途径影响人员的决策意向和社会,包括宣传、组织、、等等。其中有些非组织和利益集团一样也进行院外游说活动,但他们在院外活动的影响力与那些以大财团为后盾的利益集团不可同日而语,因而非组织常常采取的策略是:通过影响社会来向施压,从而获得的财力上或政策上的支持。

  对于广大发展中国家来说,近年来,各种民间的或半性质的组织也取得了蓬勃发展。但由于这些国家特殊的发展径,其组织在特征、功能等方面与发达国家的非组织之间也存在很大差异。

      威廉希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