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01月 23日 星期四
您的位置: 威廉希尔主页 > 电子产品 >

市政协委员关注青少年电子产品使用:校外培训

来源:未知     作者:威廉希尔     发布时间:2020-01-23 08:22         

  未来网1月20日电(记者 张冰清)在刚刚闭幕的政协市十三届三次会议上,市政协委员、市律师协会副会长马慧娟关注的是儿童青少年过度使用电子产品造成的身心危害。

  马慧娟,要对电子产品使用时长进行明确量化和严格管控。“目前,课堂里尽量避免超长使用电子设备,要求时间不超过30%,但我们也注意到,校外培训机构是一个监管空白。”

  随着教育信息化进程的不断加深,不少学校一度变成了“抬头看大屏、低头看小屏,作业还是电子屏”。“电子作业”流行的同时,加之手机、电脑等电子产品普及、缺乏户外活动等多重因素的影响,我国儿童青少年近视率也在日益攀升。

  据世界卫生组织的研究报告显示,目前我国近视患者达6亿,青少年近视率居世界第一。因此关于如何平衡孩子学习与视力健康成了教育信息化快速发展必须面对的现实问题。

  事实上,电子作业的争议由来已久,此前就有全国政协委员提出的《关于停止小学老师用手机微信和QQ对学生及家长布置和提交作业的提案》,在教育部回应中,明确要求教师不得通过手机微信和QQ等方式布置作业,或将批改作业的任务交给家长,避免出现“学校减负、社会增负,教师减负、家长增负”等现象。

  2018年8月,教育部等八部委联合发文,严禁学生将电子产品带入课堂,老师使用电子产品教学时长不得超过总教学时长的30%,以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而各地也陆续出台了相应的政策。

  2019年2月浙江省教育厅联合八部门,发布征求《浙江省教育厅等九部门关于全面加强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工作的意见(征求意见稿)》公告,明确严禁使用App布置作业。

  2019年2月福建省教育厅等多部门印发《福建省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行动方案》:学校严格控制通过教辅App等教育信息化软件布置作业。原则上,不布置电子家庭作业,确有需要的,初、高中生每日电子作业总时间不长于20分钟并向学校报备。

  2019年4月教育厅等九部门也在去年印发《落实教育部等九部门关于中小学生减负措施实施方案》(以下简称《辽宁减负方案》)。其中强调,严禁给小学生布置电子家庭作业,初高中阶段原则上不布置电子家庭作业,确需布置电子家庭作业时,初、高中学生每日电子作业总量不超过30分钟。教师不得通过QQ、微信、邮箱等通讯载体向家长布置批改作业任务。

  不过,也有教育专家认为,对于“电子作业”不能一刀切。一些必须借助手机客户端完成的读写等作业,可以采用在线形式。

  南京市教育科学研究所科研员洪劬颉曾表示,应该具体问题具体分析,让学生完全脱离手机的时代已经回不去了,但是老师的教和学生的学不能被APP牵着走,在线作业只是一个平台,里面的内容不一,老师需要合理利用。而过多不必要的电子作业,则增加了学生和家长的负担,与减负又背道而驰了。

  据微言教育微信号发布的消息称,国家卫健委调查显示,全国儿童青少年一半以上近视,而学生户外活动时间不足、睡眠时间不达标、课后作业时间和持续近距离用眼时间过长、不科学使用电子产品等不良用眼行为是导致我国青少年儿童近视率居高不下的重要影响因素。

  在去年4月世界卫生组织发布一份新指南中,5岁以下幼儿每天看电子屏幕的时间不要超过1小时,而1岁以下的婴儿则最好完全不要看屏幕,幼儿应积极活动、睡眠,并提醒家长避免让幼儿过度接触使用电视、电脑等。

  家长们也普遍认为孩子的近视是与长时间使用电子产品有关。面对已经到来的寒假,王女士向记者表示,她的孩子需完成语文、数学、英语三门课程的作业。其中,除语文日记为纸质作业外,其余全部需通过平板电脑上的APP完成。她估算,每个科目的10余道习题,平均需花费孩子20分钟时间。也即孩子每天需花费超过1个小时的时间,用于在平板电脑上做寒假作业。王女士说,不只寒假,平常学校也会要求孩子使用平板电脑业。

  还有一些家长担心“电子产品”必须绑定使用的事情再度发生,或是老师要求必须购买的教育类APP服务。

  去年1月,教育部办公厅印发了《关于严禁有害App进入中小学校园的通知》,要求开展全面排查,建立学习类App进校园备案审查制度,防止有害App进入中小学校园。并且要以“有效服务教育教学、不增加教师工作和学生课业负担”为原则,合理选用App,严格控制数量,防止影响正常教育教学。

  去年9月,教育部等八部门印发《关于引导规范教育移动互联网应用有序健康发展的意见》中也明确了按照“凡进必审”“谁选用谁负责”“谁主管谁负责”的原则,建立“双审查”责任制。学校首先要把好选用关,严格审查APP的内容及链接、应用功能等,并报上级教育主管部门备案审查同意。未校和教育行政部门审查同意,教师不得随意向学生推荐使用任何APP。

  一位工作在一线的老师表示,信息化教育APP上丰富先进的教育资源对他们的教学工作有极大的提高和帮助作用,放弃使用已经不太现实。为了平衡这种矛盾,她采取少量多次布置“电子作业”、及时跟家长同步作业量的方法。

  但是家长却对此仍表示存在争议,来自河南南阳的姚先生就对记者表示,相比于纸质作业,电子作业更不利于家长监督,家长只要不盯着孩子业,就无法及时收回孩子的电子产品。

  “以前孩子业走神可能只是发发呆,现在,一按home键就能切换学习页面转而玩游戏去了。”姚先生表示,孩子十分家长“”式的陪写作业,如何平衡布置电子作业的教学任务与家庭教育仍然是一个长期命题。

  更有一些家长表示,一些线下培训机构使用大屏或平板电脑授课也是常事。在公立校内老师遵守相应的,校外又是另外一番光景,学生有一半的休息时间是在校外培训机构里度过的,校外机构却没有不能使用电子产品。

  家长李林霞对记者表示,她给孩子报的很多班都会或多或少的使用电子产品,像少儿编程这样课外,通常都是在平板上教学。

  “一周下来,线个半小时、学校要求的每天15分钟的线小时基本都会使用电子白板)。此外还有自己安排的每天30分钟的英语课后学习,而每周至少3小时的编程课也需要用到电子产品……”也有家长感叹,这样算下,一周得用多久电子产品?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当防控近视撞上电子产品时,究竟应该怎么用?什么时候用?用多久?不管是学校还是家长,都感觉自己处在一种纠结、两难的境地。

  马慧娟认为,目前许多家长都很困扰的一个问题是如何避免青少年长期使用电子产品。家长应肩负起责任,加强引导,让孩子在家中培养出良好的纸质阅读习惯。学校应尽量减少用电子端来布置作业、投放资料等,给孩子创造条件远离电子产品。

  她表示,当前不少学生参加了大量线上培训,使用时长难以控制,“教委应出台相关规范,针对培训机构的电子设备使用,明确量化要求,同时可以培养孩子良好的纸质阅读习惯,从电子游戏产品中转移一部分兴趣。”

  而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认为,学校要优化安全管理、评级评价体系,让学生有时间和精力去户外运动、望远、放松眼睛。

  山西师范大学教师教育学院副教授云表示,这个时代不能孩子接触电子产品的机会。“只是需要好的老师引导孩子如何运用电子产品服务于学习与生活,也需要家长给孩子提供帮助并树立榜样。”

  云说,教育信息化与防控青少年近视之间的矛盾,是社会发展过程中在教育领域出现的正常现象,“家长在纠结中前进、学校也是在纠结中前进,教育部门也会这样。”

  “技术的发展对于孩子的个性化学习是有帮助的,差异化教育很大程度上能减轻学生的学习负担。至于孩子的视力健康则是一个系统性问题,关键点不在于信息化教育,而在于控制孩子使用手机时长和加强户外运动。”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曾公开表示。

  他坦言,前者需要家庭配合学校共同努力,家长在孩子使用电子产品时要进行有效的监督和引导,防止孩子沉溺网络。后者则是教育平台体系、学校管理制度需要调整的方向,要把体育课、大课间充分利用起来,加强学生户外运动,而不是只为安全考虑一味压缩学生活动的时间,把孩子“圈养”起来。

      威廉希尔